当前位置:首页 > CFF视点 > 详细信息
详细信息

黄海洲:全球货币寻锚

作者:黄海洲
时间:2016年05月10日        字体:           点击量:

     【编者按:2016年4月24日,由中国金融论坛(CFF)与杭州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“中国金融论坛.2016钱塘峰会”在杭州召开。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、执委会委员黄海洲出席会议并在分论坛一:宏观调控的创新与完善中发表即席演讲。本文系根据现场录音和速记整理而成,时间原因未经发言者审定。】

  如果讲宏观调控的创新与完善,2008年是重要的分水岭。2008年以前,西方经济学认为已经把宏观调控问题解决了。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垮台之后,西方主要国家经历了从1973年到1985年相当长时间的滞胀。直到沃尔克的货币政策重新校准了利率和通胀水平,而广场协议签订后,全世界主要汇率也基本稳定起来。之后,从1985年到2008年,全世界利率下行,经济增长总体状况非常好,中国改革开放也得益于这个好时期。这使得有一些经济学家造成了一个词——“大稳健”,认为包括增长的波动性、通胀的波动性在内的主要理论问题都已经解决,后续只剩下一些小问题而已。

  宏观调控的创新与完善是一个大题目,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货币政策的目标。在“大稳健”的前提下,包括欧央行在内,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在2008年之前基本上都倾向于采取单目标制,认为只要控制住通胀水平就可以了。美联储虽然采用双目标制,但是在稳定增长上需要做的工作也不是很多。在这种前提下,货币政策的操作目标只要一个短期利率就可以了,工具也相对比较简单。2008年危机之后,布兰查德在一篇文章中对“大稳健”这种提法做了检讨。从美联储的角度出发,如果只是双目标制,稳增长、稳通胀是远远不够的,需要增加第三个目标,即维持金融系统的稳定或者防范系统性危机。这就需要其他工具,因为如果工具数量少于目标数量的话,目标是不可能达到的,由此也带来了一系列争论。

  现在世界经济正处于这样一个大争论时期,而全球的金融系统都在寻找锚的过程中。

  全世界大约每30年换一次锚。1929年至1933年是大萧条时期,世界很多国家都存在产能过剩问题,那一次寻找锚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,是通过二战的方式找到新的锚。全世界的去产能、去杠杆是通过把当时主要的发达国家全部抹平,只留下美国一个强国这种极端方式实现的。有4至5年,美国的GDP占全球50%,黄金占70%。于是新的锚找到了,美元跟黄金挂钩,其他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。寻找到这个锚,有助于二战之后的经济复苏,从1945年到1971年,世界经济稳定了不到30年。

  1971年,黄金和美元脱钩,全世界再次开始寻找锚,这一过程花了14年(1971-1985年)。货币有两面,一面是通胀,另外一面是汇率。锚也有两面。如果从通胀的角度出发,沃尔克功不可没,强力提升美国的利率水平,将联邦基金利率提到16%,重新校准了美国的通胀预期,也校准了全世界的通胀预期。另外一面是汇率,五国集团谈判签署的广场协议,把美元和当时其他的主要国家之间的货币联系起来。从1985年寻找到新的锚到2008年,世界经济也差不多稳定了近30年,当然这是一个衰退的周期。

  而2008年至今,世界经济还在黑暗里面行走。全世界的政治家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要寻找锚,基本各自为政,以致政策无效。那么政策什么时候再有效?锚找到后,政策才会有效。当然,政策有效以后也不要过于自大或者乐观,不会出现所谓的“大稳健”时期。

  如果全世界有足够智慧的话就能找到新的锚,而这个新的锚也必须有两面。一面是稳定通胀预期。就全世界主要国家而言,现在面临的是通缩问题。应对通缩的主要政策工具如果只是局限于QE和负利率的话是不行的,在一定程度上财政政策比货币政策更为重要;二是主要汇率之间要找到新的稳定机制。现在的情况与1973-1985年刚好相反,那个时期是高通胀、低增长,美元贬值,日元和马克在升值。而今天的情况是通缩、低增长,美元在升值,日元和欧元在贬值,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也在贬值。1973年至1985年,新兴市场国家对全世界的影响不大,仅凭五国集团谈判就可以解决。但现在五国集团的重要性大大下降,必须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谈判,而两个最重要的国家是美国和中国。

 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两面下手,一是要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,重新校订通胀预期,把通缩往上拉到温和通胀的水平。这就需要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进行协调,同时需要财政政策有空间。可以看到,日本虽然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可以协调,但是财政政策已没有空间;欧洲很多国家,比如德国,财政政策虽然有空间,但和欧央行的货币政策之间不能协调,德国财政政策即使走向进一步宽松,但由于一致效应不够,不足以解决希腊和西班牙的问题。

 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今年金秋将在中国杭州召开的G20峰会是非常好的契机,可以借机推动主要大国之间的谈判,将有助于找到新的锚。寻找新锚的过程可能需要超过十年时间,现在我们最多走了一半。而一旦寻找到了新的锚,世界经济将再迎来二十年的繁荣。

  

  黄海洲

分享到: 更多
中科汇联承办,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,portal门户,舆情监测,搜索引擎,政府门户,信息公开,电子政务